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音徒 > 4有个表妹

4有个表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情处在胶着状态,韩凝不知道怎么把信息传递给对方,后面还有一位随时会取他性命的老太太。他想了几个办法,都不可行,混混把下三滥的方法提供给他,还是不行。
  既然消息传递不了,不如让他们进不了城。
  韩凝冲土财主笑了笑,“这位兄台好眼力,被你识穿了。实话说吧,我是从龙城郡里逃出来的,你们刚说的大水冲进了郡里,现在死伤无数,遍地哀鸿。”
  韩凝本以为这样一说,三个人就会改变行程,谁想到狗耳朵向苦瓜脸作个揖说:“公子看来我们抓紧赶路,去龙城郡救助难民。”
  苦瓜脸看一眼土财主,土财主取出三锭银子递给韩凝,“你也是难民,救助先从你开始。”
  这三个人什么毛病?把自己当救世主?哪有危险要往哪去。韩凝摆手不要银子,“去不得,郡里正在闹瘟疫,染上的人十人九死。”
  土财主把银子强塞给他,捏了他手一下,斜一眼树林。韩凝理会他的意思,也轻捏他的手。
  这老头守财奴一样,到是精明的很,几句话就让他听出了端倪。
  土财主看一眼树林,“小老儿到是学过几天医术,那树林里遍地草药,我去采来,去郡里医治死患。”
  话音刚落,韩凝听到林子里嗖一声,一道寒气直逼他后背心。他惊的亡魂大冒,知道老太太的弩箭发动了,可后背不长眼睛,让他往哪躲?
  他正无计可施,突然听到狗耳朵轻道声着,棍子已然脱手,正撞到射来的弩箭上,他又抄起棍子,一句话不说,纵身跳进树林追老太太去了。
  韩凝把惊出的魂魄收回来,长出一口气,看到土财主正看着他微笑,韩凝气不打一处来,就这老头差点害死他的。
  “我说老头,你怎么知道林子里有人的?”
  “小老儿看你目光闪烁,满口胡言。降龙山的水只通凌江,龙城郡建在高地,水怎么会灌进城里去?你又想方设法不让我们进城,我猜你定是有话不敢说,林子里藏着威胁你生命的人。一试,敌人果然露出马脚。”他又笑了笑:“你既然知道山神庙,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韩凝站累了,搬块石头并排和苦瓜脸坐下。
  “你……放肆。”土财主伸手想把他揪起来。
  苦瓜脸捡起一只小木枝拨火,“算了,你听他说吧。”
  韩凝第一次听到他说话,那浑厚的声音下藏着很深的底蕴,可以断定,他是一个极具修养的人。
  韩凝笑了笑,也拾起小木枝和他一同拨火,“我在龙城郡有一位朋友叫慕天虹,被敌人射伤了,这次是他让我来的,让我告诉你们龙城郡里有埋伏。”
  韩凝本以为两个人会吃惊的跳起来,可他们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表情。
  很久土财主才说:“你这就回去,代我们谢谢慕大侠。”
  韩凝没想到他们不谢反倒逐客,反正他也想回龙城,现在银子有了,置办点装备好过山谷。
  韩凝到龙城郡天已放亮,一个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徐徐升起。守城卒一个个打着哇哈,用手背堵着嘴。
  韩凝刚城门前,又被那孩子抱住了大腿,韩凝弹腿,这里的孩子都什么毛病,大早晨不睡觉。
  “去,去,去,一边玩去。”
  孩子死抱住不肯撒开,张开嘴大叫:“快来人啊,我抓住韩凝了。快来抓杀人犯啊。”
  孩子嗓门洪亮,惊醒了守城卒,他们一个个愣头愣脑的看韩凝,半天才把他认出来,一窝蜂似的,端着戟一同把韩凝绑了。
  韩凝一脑袋问号,进城被人杀,上山被人抓,怎么回城又被不分青红皂白的绑了?
  别人穿越不红大紫,就非权既贵?他穿越只有这个?
  “你们为什么绑我?”韩凝使劲挣。
  一名守城兵照他屁股给一脚,韩凝这才老实。
  几名守城兵,把他押进城。
  韩凝生活在城市,从来没见过这么破的地方,郡守府按理说,也是龙城郡的最高行政单位,就六根柱子顶着漏窟窿的破屋顶,四名郡役穿的破破烂烂,支着刑仗张哇哈。
  郡守睡眼惺松的坐在公案后面,喝口茶提提神,一拍惊堂木,“堂下何人?”
  郡丞站在一边拿着纸笔,“他就是杀害魏老三的凶手韩凝,本郡第一秀才。”
  韩凝亲眼见魏老三死了,魏老三的死,怎么给他安上了,“你胡说,魏老三是……”他本来想说慕天虹,可慕天虹怎么说也救过他的命,他改口道:“魏老三是谁啊?不认识。”
  郡丞扭脸对郡守说:“案犯拒不招供,是不是……”
  “嗯,打。”郡守一拍惊堂木。
  四名衙役不由分说,过来四支刑仗叉上韩凝的腿,把他掀翻在地。韩凝被摔的眼冒金星,一阵恶心,想起来,被衙役用刑仗死死按住。
  板子还没打,门房慌慌张张跑进来,叫道:“讼师来了。”
  门外闯进来一位十六七的姑娘,一身白裙,稚嫩的小脸也很白净,梳着两个调皮的小辫子。
  她往韩凝身边一站,抬起头盯着郡守。
  “堂下所站何人?“郡守问道。
  她看韩凝沾了一脸土,两条胳膊被衙役按着。她哼一声,撅起小嘴,“我是本郡在册讼师,我叫宋晴末,也是韩凝的表妹。“
  韩凝偏过脸去,吃惊的张大嘴,怎么还有这么一位可爱的表妹。
  苏慕遮突然冒出来,“宋晴末是你的表妹,自小父母双亡,被你父母收留在府中。这丫头从小聪明伶俐,不喜欢针织女红,单单对打官司感兴趣,帮家丁打赢了几场官司,一下出了名。后来你败光了家产,她担起了家业,在郡里注册讼师,用打官司的钱维持家用,可大多数都被你拿去挥霍了。你死在降龙山里,她发了疯似的四处找你。你五毒俱全,怎么摊上这么个表妹,真是暴敛天物啊。你看看这小丫头,这几年出落的越来越漂亮,郡里数一数二的美人。“
  韩凝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开始把他等同于韩凝,后来的话好像还惦记上表妹。
  韩凝在心里小声嘀咕,“我说你有没有完,别见便宜就沾。我被老太太威胁时,你怎么不出来?我才不稀罕什么表妹。“
  韩凝嘴上这么说,心里早乐开了花,平时工作,回家,晚上闲下来时也就看看二次元,早惦记着有这么一位吉祥物似的表妹了。
  “表妹你怎么来了。“韩凝冲着她笑。
  宋睛末白他一眼,抬头冲着郡守,“你们一没有人证,二没有物证,只审了两句,就要将我表哥屈打成招,这合大萧律法吗?”
  “本郡守怎么能胡乱判案,人证,物证俱有。来人啊,呈物证。”
  衙役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个筛子,端到宋晴末跟前,郡守问:“你可认得此物?”
  宋晴末摇头,“我表哥平时是喜欢筛子,这个我却没见过”
  “你休要抵赖,谁不知道你表哥好赌,分明就是你表哥的,魏老三死时抓在手里的,算不算物证?”
  “不算。”宋晴末理直气壮。
  “怎么不算?”
  “这个东西谁都可以借走,偷走,我表哥丢掉,他也可以捡到,甚至表哥可以把他送人。”
  韩凝听她说的头头是道,一副伶牙俐齿,如果放在当代,肯定要送她上学做大律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