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音徒 > 9 我被抓了

9 我被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禄小小突然说道:“秦朗,哥舒戈来了,你不是要抓他吗?”
  她向韩凝使眼色,韩凝立刻明白了意思,学着秦朗的声音说:“哥舒戈这狗贼,残害我大萧百姓,今天他的劫数到了,我就出去结果了他。”
  他现在对声音很敏感,学的有七分像,冷冰冰的。
  脚步声停了,哥舒戈干笑几声,“啊啊,我是烤了马肉,想请你们一起吃。既然洞里还有女眷,我就不打扰了。”
  脚步声远了,三个人松了口气。韩凝还傻愣愣的看着洞口,忘了龙秋月还漏着肩。
  “你给我出去。”龙秋月用土块砸到他腿上。
  他的腿像被轻轻刺一下,不知道龙秋月是虚弱,还是根本没用功夫,按常理来讲,韩凝早应该疼的大叫起来了,他装着一瘸一拐出去,真不见了哥舒戈。
  韩凝在外面蹲了一会,把地上摆一排石子,禄小小才叫他进去。
  三个人面面相觑,韩凝和龙秋月相互感觉尴尬,禄小小夹在中间,看看他,又看看她。笑了笑,“你的声音里没有内力,学的再像,以哥舒戈的功夫,最晚明早也会发现。”
  这个女人是韩凝见过的最聪明的,虽然不能说料事如神,但事情总会猜的八九不离十。
  现在唯一有功夫的龙秋月受伤,他和禄小小别指着能打的过哥舒戈,韩凝未免担心。
  “那我们该怎么办?秦朗又没下落。不如我们在洞口挖个陷阱吧。”他想到上野外生存课,老师教过挖陷阱。
  禄小小道:“不行,以他的功夫,一个陷阱怎么能困住他?”
  “我这有迷药。”韩凝掏出瓷瓶。
  “小淫贼就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和那哥舒戈简直是父子一对。”龙秋月想起在林子里被迷晕的场面,面颊飞红。
  “你呀,现在打人的力气都没有,我劝你还是省省吧。”韩凝笑呵呵的把瓷瓶收起来。
  龙秋月也没力气和他伴嘴,看他在洞里东看看西看看,还用步子量尺寸,才好奇的问:“小淫贼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才不告诉你。”
  龙秋月,禄小小静静的看他把整个洞看完,才过来说:“我有主意了。”
  “什么主意?”禄小小好奇的问。
  “既然竖洞困不住他,我们挖个直洞。”
  “那更不行。”
  韩凝指着一个大黄土台子,“那个地方足够藏咱们三个人,咱们再从对面挖个大洞。明早我把哥舒戈引进山洞,咱们在土台子后面藏好。哥舒戈肯定以为咱们挖洞跑了。他钻进去。咱们就把洞口封上。”
  “对对对……还可以在洞口前先印上我们的脚印,这样他就会更相信。可我们除了月儿一把剑,没有能挖的东西啊。”禄小小盯着龙秋月的剑。
  “那里的土很松,我们只要有削尖的棍子就可以了。”
  韩凝出洞找了合适的棍子,回到洞用龙秋月的剑削尖。
  挖洞是韩凝的特长,在野外能找个地方好好睡觉,是他最喜欢的事。当时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他把技巧一字不差的记在心里。他教两个怎么挖,禄小小聪明,一会就学会,龙秋月也学个大概。
  他和禄小小开始挖,土很松,一子下去,土下来一大块。快天明的时候,挖出一个合适的大洞。
  韩凝抹一把汗,这样的土质,他还真怕挖塌了,没想到土越往里挖越粘,很容易就挖成型了。
  韩凝看大功告成,到洞外独自坐在洞口。只见对面的树林,也不见哥舒戈。他闲着无聊,用棍子画只乌龟,乌龟壳写上哥舒戈三个字,旁边画一个小人,脸垂到胸前手里有根绳牵着乌龟。
  哈哈……苦瓜脸牵着哥舒戈,秦朗我又给画成什么呢?对,画成狗。
  韩凝撸上袖子开画。
  “小贼你画什么呢?”
  “画秦朗呢。”他随口答,感觉不对劲,怎么贼前面没加个淫字,还是个男声?
  啊……哥舒戈。
  他慌忙抬起头,两棵杨树中间夹着哥舒戈,加上藤蔓像似树上结出了个畸形的矮东瓜。
  “原来是你啊,是不是来找秦朗的?”韩凝蹲下继续画。
  “你还骗我,昨天秦朗的声音分明是你装出来的,半点内力也没有。”
  他嘴上虽然这样说,可一直在树林边徘徊。
  这老头到是精明,知道秦朗不怕他,不会躲在洞里。他拖延时间,想看秦朗出不出来。韩凝猛的站起来,“秦朗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哥舒戈暗叫声不好,又上这小子当了,故意在这当诱饵,让秦朗埋伏在林子里,好打他个措手不及。
  他急忙转过身,拔刀迎敌,树林里空无一人,只有树叶莎莎的响。
  上当了!
  他再转过身,韩凝也不见了。
  “你这小贼又骗我,看我进洞了,你还往哪跑。”
  他追进洞,还是一个人也没有。他环顾四周,洞壁上有一个大洞,可以供一个人出入,洞口前堆着黄土,上面三组脚印。
  这几个小贼,原来早挖好了逃跑的山洞,让韩凝故意在外面拖延时间。
  他大步过去,往里望了望,不见人影,看来全跑了。他想把人抓回来,急匆匆钻进洞里。
  韩凝从土台子后漏出头,哥舒戈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洞里。
  “快,就现在。“
  三个人飞快跑到洞口,把早准备好的树皮盛上土,往洞里添黄土,把洞里添进一米多深的,洞口才封死,韩凝又压了几块石头,他们停下手。
  “这个洞我们挖进去十多米,哥舒戈在里面很难转过身挖出来,就是能挖土也没地方放,挖一会也应该没空气了。”
  二女听不懂什么是空气,一路上韩凝净发明新词,她们早习惯了。
  三人灰头土脸的出了山洞,一夜没睡,刚才又用尽了力气,都感觉到累,瘫坐到地上。
  “这次解决了哥舒戈,一会我带你俩找到秦朗。如果找不到,就找一个好爬的地方,我教你俩怎么攀岩,从这里攀出去。”
  “攀岩,什么是攀岩?”
  “……啊……这是我们龙城郡的一门独门武功,好学,一会我教给你们。”
  话音刚落,洞里传出一串脚步声。
  “韩凝你这小贼,屡次害我,看我这次不要了你的小命。”
  韩凝耳朵异于常人,听出是哥舒戈,这事倒奇怪了,这么厚的土层,他是怎么钻出来的?
  他叫二人快跑,却没快过哥舒戈。
  他浑身是土的从洞里出来,手快如闪电,一把抓向韩凝。
  韩凝背对着他,只听到了风声,急忙往旁边一歪身子,躲过去大叫道:“秦朗你来了。”
  “你还骗我。”哥舒戈又抓过来。
  树林里真飘出一个人影,脚一点地,抽出剑快如闪电刺向哥舒戈手腕。哥舒戈急忙收回手,一刀向他劈过去。
  “小心……”三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