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音徒 > 11 龙城郡仙话

11 龙城郡仙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凝被关在斗姆殿,晚饭廖宵送来一碗稀粥,韩凝怕被下毒,找个老鼠洞倒了进去。
  廖宵再来时已是半夜,韩凝听到远处的脚步声,躺地上装睡。
  廖宵这次没有带东西,站着观察很久,确定韩凝已睡着才离去。
  脚步声远了,韩凝爬起来在殿里找什么地方能逃出去。
  阴郁郁的月亮从窗口射进来,照在斗姆元君上,三头,六臂,在莲花台上结跏趺坐,蒙着一层青色。
  苏慕遮叹了口气,“斗姆元君掌管人间所有运度,天体整个运行规律。嗯……这可是尊大神,神通广大,韩凝你还不拜拜。”
  “要拜你拜,我还找怎么出去呢。”
  韩凝推殿门,外面上了锁,只推开一个小缝。他伸胳膊出去,到肩膀卡住了。
  门没戏,他去看旁边的窗户,刚靠近,一个人影乎一下从窗前飘过。
  韩凝吓了一跳,往后猛退一步,半天才缓过神。
  他听到外面很宽旷的地方有两个人在对话,声音压的很低,还都很熟悉,一个是廖宵,另一个是姜家面馆的伙计。
  他深更半夜怎么也到这来了。
  又和这件事有什么联系?
  韩凝本以为还有逃生的希望,这下全凉了。
  他把头撤回来,不想再听他们的谈话。
  苏慕遮提醒他注意听两个人讲话。
  “这两个人我对接不上,很可能是上古音徒。”
  韩凝没好气,命都要没了,还要给音徒办事。
  他又没别的办法,能不能出去,还得指望苏慕遮。他静气凝神。
  伙计问:“你确定是他吗?”
  廖宵说:“按你说的特征又看了,跑不了就是他。我看他不像能惹事的主,咱们族长深居简出,他怎么到惹到族长了?”
  伙计道:“廖兄你知道族里的情况,有些事还是不要问的好。”
  廖宵道:“轻舟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要知道的事必须得知道,难道让我去问族长?”
  伙计叹口气道:“我是知道你的脾气,但这事太过怪异。别说让我说,就是回想起来,心还跳的厉害!”
  他顿了顿道:“那是几天前的一早,我开门倒水,看到门口蹲着一个人,抱着肩哆嗦,一身的血污,脸也被干血挡的看不清楚。我以为是要饭的,哄他离开,他从地上抄起根白棍子,跳起来指着我。”
  “你知道姜家面馆是龙城郡的暗桩,我魏轻舟为族里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就拿前几天来讲,族长让我们刺杀三个从禄国来的人……”
  廖宵打断他,“那次任务我听说过,是不是失败了?”
  魏轻舟道:“失败到谈不上,那三个人根本没进城,也不知谁走漏了消息。”
  走漏消息的不正是韩凝,韩凝的任务是阻止上古音徒改变历史。
  难道苦瓜脸是七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
  他叫苏慕遮,叫了半天也没反应,看来他又跑了。
  别人穿越金手指都牛皮哄哄的,怎么轮到爷这,给这么个破烂玩意?
  韩凝知道指望不上他,对着窗户继续听魏轻舟说:“我的坏事干多了,对人体多少有些了解。看到他那根棍子,一眼认出是大腿骨,人我也认出来了正是韩凝,大腿骨我并不害怕,怕的是事情太过诡异。”
  “你想啊,韩凝一个读圣贤书的秀才,再欠赌债,也不能去干挖坟掘墓的缺德事吧?并且他完全疯了,拿着大腿骨打我,我一个人根本制不住他。偏巧过来只大黑狗,冲他汪汪一叫,他啊一声蹲到地上,不断颤抖。”
  “正巧魏老三来了,他一直在城门口做守城卒打探消息,会早上与我碰头,把一天的事告诉我,由我再带出去。”
  “他一直喜欢韩凝的表妹,认为这是个机会,就和我一起把韩凝扶进屋里,按到床上躺下。魏老三又买来干净的衣服,要给他换上。”
  “我俩除去他的衣服,魏老三脸一变,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韩凝身上全是动物的脚印。”
  “那脚印就像三个马蹄连在一起,前端的爪子深深抓进韩凝的肉里,伤口流出绿色的的液体又腥又臭。”
  “我也害怕,捂着鼻子问魏老三见过吗?他颤抖着嘴唇说,阎王殿上的牛头马面的脚,就是这个样子。”
  “他的话让我寒气大冒,撒个谎说去给韩凝下面条,慌慌张张去了厨房。我端面条回去,魏老三正在掐韩凝脖子,韩凝狠狠的推他的脸。韩凝的表情,都不能说狰狞,简直是恶鬼一样的面容。至今我想起,还很害怕。”
  魏轻舟说到这顿了顿说:“我赶忙过去帮魏老三把他制服了,找绳子绑在床上。韩凝一动不动,望着屋顶说胡话“黄沙遍枯冢,漫天红花摇。崖中赵云寺,魂过奈何桥。”他的声音飘飘忽忽,就像地府里飘出的声音。”
  “我感觉事情不简单,跑去告诉老大。老大立刻告诉族长,族长听后很慌张,让老大把韩凝杀了。”
  “我们三人回到房中,哪还见韩凝,床上一摊粘液,上面有三个骰子。我们四处找他,终于在一间赌坊找到了他。一连跟了他几天,终于在降龙山把他杀了。谁知三天后他又复活回来了。”
  韩凝死之前竟然发生过这么离奇的事,他到底去过哪?才招来杀身之祸。
  不会真和龙秋月说的一样,去过藏龙渊吧?
  怪不得姜家面馆,装鬼那种小小的伎俩他们也会上当,原来早见过韩凝发疯,又死而复生,不吓坏才怪!
  韩凝听那边没了声音,怕二人过来,跨进阴影里笑道:“这也算意外的收获,崔九的任务完成了,韩凝的死因查到了。”
  苏慕遮嘿嘿笑了两声,“你小子抵赖的功夫到与日俱增,这事情疑点太多,还有诗里提到的赵云,是三国时代的人,还得一百多年他才会出生呢。怎么会出现在萧国一位书生口里?”
  韩凝坐下来,靠到墙上,撇撇嘴:“历史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你怎么就确定是三国那位?”
  他对苏慕遮无限的嫌弃,恐怖故事讲完了,他又有胆出来了。
  那边廖宵的声音又响起来。
  韩凝抹了把鼻子,凝神听到廖宵说:“族长的意思,还是要杀掉韩凝?”
  伙记说:“族长说不杀他,秘密就守不住了。”
  韩凝心都凉了,身体瘫软下来,人溜下去,后心抵在墙角上,“苏慕遮你快想办法让我出去。”
  没有回应。
  “苏慕遮,苏慕遮……”
  还是感觉不到他。
  “你这死鬼,遇到危险又跑了。”
  韩凝气坏了,看到斗姆元君,有道是有病乱投医,有事瞎拜佛。韩凝也不管是不是信徒,跪在月光里就拜,磕到第三个头,听到神龛后面的墙里传来悉悉索索的爬行声,像一只大老鼠。
  听的韩凝后背一阵阵发麻,他往后退。
  声音越来越近,咣当一声神龛下面的墙被推开,漏出一束光和半个脑袋。
  那人眼睛滴溜一转,看到了韩凝,高兴的叫道:“乖儿子,快过来。”
  韩凝听出是哥舒戈,赶紧又拜了神君,“您比苏慕遮可靠多了。”
  他飞快的钻进神龛,看到哥舒戈整个脑袋都伸出来了。他现在感觉哥舒戈比亲爹还亲,亲切的叫道:“爹你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