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音徒 > 12 官道遇袭击

12 官道遇袭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凝是在赌这个宇宙不会出现他那个宇宙的咒语,只要廖宵没读过这段咒语,就很有可能上当。
  他只有一二成把握,廖宵太过精明。韩凝屡试屡爽的招数,到他这半点用没有。原以为廖宵在观门前上了他的当,谁知瘳宵那些鬼话反倒是在骗他。
  瘳宵大概早知道哥舒戈会来救韩凝,才故布疑阵诱捕哥舒戈。现在二人已如了老道的愿,困死在地宫里,就差一只火折子,便能将他们葬于火海。
  韩凝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才又用出哄骗这招。
  咒语念完,石室外一点动静没有。
  会不会又被廖宵看透?
  还是他在耍什么鬼心眼。
  韩凝搜肠刮肚的想别的计策,突然面前哐一声响,石门打开了,廖宵和魏轻舟疯子似的跑进来。
  “贫道当道士这么多年,就从没听过这样的咒语。我听的出来,这就是我们道家的。”
  “这说的通,族长一直追杀他,肯定是怕他破解了壁画。”
  二人争先恐后,也不顾地上蹲着的两个人,跑到壁画前,踮起脚找,蹲下找,一幅一幅找,火油沾到衣服上了也不顾。
  “哪呢?”
  “在哪呢?”
  韩凝低估了廖宵求道的决心,几句咒语使他方寸大乱,对韩凝的防备心一点也没有了。
  廖宵开始用石头砸墙壁,看是不是咒语藏在墙里面。
  韩凝怕二人发现受骗,猛的拽起还在看热闹的哥舒戈,“还不快跑。”
  哥舒戈愣头愣脑的和他一步跨出石门,哥舒戈要跑,韩凝扯住他,“再等等。”。
  韩凝不会武功,脚力不如廖宵二人。
  如果被二人发现被骗追出来,哥舒戈带着这么个拖油瓶肯定会被抓,那样不如想办法不让他们出来。
  二人能打开石门,外面肯定会有机关。
  韩凝举着火把在墙壁看了一圈,指着门侧一只火把说:“就是这个上面有很深的划痕。”
  哥舒戈搞不清他在干什么,也举着火把过来。看到左右有活动的痕迹,他才明白韩凝什么意思。
  啪
  他打一下韩凝后脑勺。
  “乖儿子,你又能唬人,又聪明,明天帮大吕打下大萧,和义父一起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护国将军。你那么好色,到时候给你建个大园子,娶他成千上万个。”
  他盯着里面半疯的两个人,把火把往右掰。石门嗵一下落下,两个人不见了。
  他哈哈大笑几声,愣住了。
  “这是什么?”
  那是一个观察口,从外面能看到里面。
  他笑道:“你等着我放火烧死这两个祸害。”
  韩凝脑袋嗡一下,光听他入地宫救孩子那一套,怎么就忘了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将军。
  “不行,我不许你杀人。”韩凝阻止他。
  “你糊涂了吧,留着他们,让他们继续祸害别人?”哥舒戈掏出火折子要扔进去。
  “你要敢烧,我就放他们出来。”
  韩凝眼睛一立,刚抓上火把,突然感觉脖子一震,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韩凝在一张床上醒来。
  “这是哪?”
  他身上盖着红色喜被,床上拉着红色喜帐。他掀开被子,看到房中所有摆设都盖上了红布,桌子上用盘子盛了喜糖,喜饼,还有两盘小菜。旁边摆了壶贴着喜字的喜酒。
  刚刚才在寻龙观地宫,怎么醒来就到了喜房里。
  他坐起来,想找个人问清楚,突然听到旁边有两个女人在呜呜叫。
  他吓了一跳,转过头,穿玄色纯衣纁袡礼服的禄小小和龙秋月绑在旁边,嘴都被堵上了。
  这两天又哥舒戈又瘳宵的,一直提着心。他见到熟人应该开心才是,谁知他更是吓了一跳。
  他一脸惧色,指着二人,“你们这是。”
  禄小小还好,躺在那眼神里全是坦然,还向韩凝眨眼睛。龙秋月闭着眼,眼泪滚了一脸,床单都湿了。
  就她这样一会还不把韩凝撕了。
  韩凝想着逃跑,刚要下床,想到不能把她们扔在这,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再怎么样也得先把两个人放了,今天遇到你们算老子倒霉。
  韩凝看看禄小小,又看看龙秋月,不知道先救谁好。
  迟疑了一会,把手伸向龙秋月,她突然睁开眼,恶狠狠的看着他。
  韩凝的手停在空中,尴尬的笑两声,打了几个寒战。手落下去把禄小小嘴上的布摘下来。
  禄小小深吸一口气,翻过去让韩凝帮把绳子解开。
  她被堵了太久,又喘了几口气才感觉舒服,这才把龙秋月也解开。
  要说还是有位姐姐好,知道给韩凝解围。这样龙秋月怎么也不会生气了吧。
  谁知龙秋月猛的坐起来,照着韩凝的脸狠狠的给个嘴巴。
  “你们欺负我。”她在床上支起膝盖,大声的哭起来。
  韩凝的脸火辣辣的疼,牙都感觉要掉了,这一下龙秋月是用了全力。
  她随便打人,韩凝都没报委屈,她到先哭上了。
  韩凝捂着脸呲牙咧嘴,他又不懂女孩子心事,问道:“姐她这是怎么了?”
  禄小小把手搭在龙秋月肩上,哄了一会她道:“还不是你那干爹干的好事,趁你昏迷,把我们两人绑来,强迫我们和你成了亲。”
  啊!成亲!哥舒戈再一次刷新了韩凝对不按常理出牌的记录。本来他以为自己有混混的人格,够不出格了,没想到哥舒戈办起事更让人摸不着边,把她们两个绑来给他做老婆,这叫成人之美,还是想他死的快点。
  不会,不会哥舒戈趁他昏迷,已经让三个人……
  这还得了!一会非出人命。
  韩凝很不放心,急忙追问禄小小。
  禄小小倒没说什么,笑着说起来,声音亲近可人,韩凝了解了事情经过,才感觉宽心。
  哥舒戈那天逃出酒楼,不放心韩凝,打算回去落魂坡收拾一些旧部攻打寻龙观,谁知在一个路口遇到了龙秋月和席青在和禄小小正在道别。
  他一路跟着禄小小,很容易抓到了她,把她绑到客栈。又去寻找席青和龙秋月的下落,在另外一家客栈找到了他们。
  哥舒戈悄悄到门外,听到两个人正在吵架。
  龙秋月说藏龙渊只是个传说,不一定有这个地方。
  席青说为什么你一路都在袒护他,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如果再这样,我就要向上……
  龙秋月话都没等他说完,就摔门出来了。哥舒戈悄悄跟在她后面,出了镇子才抓住她。
  之后二人发现韩凝也在客栈里,哥舒戈强近二人和韩凝成了亲,给哥舒戈敬了公公茶。便把二人扔到床上走了,说什么回吕国还有急事。
  韩凝提着的心放下来,赶紧下床,得离龙秋月远点,不然还得挨打。
  他到桌子旁,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外面天色已晚,韩凝把床让给二女睡,自己爬在桌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三人醒来,起程回望江郡。
  落魂坡索桥已断,山谷也堵上了,不能抄近道回望江。
  三人只能选择过杨柳坪走官道,一路上龙秋月一马当先,韩凝和禄小小走走停停,到成了龙秋月的拖油瓶。
  “水,哪有水啊,爷要渴死了,不走了!”
  韩凝伸着长舌头像狗一样,要往地上坐,屁股刚要沾地,一个高跳起来,神色十分慌张。
  他听到破空声,声音他熟悉,降龙山龙秋月向他放弩箭时就是这个声音。
  他现在耳朵的敏锐度与日俱增,立刻判断出遇到了埋伏。
  官道上全是平坦的黄土,连棵树都没有,根本无处可躲。
  妈呀,这可怎么办,怎么处处要人命?
  他无计可施,只好抱上头蹲在地上,把屁股冲着箭来的方向,声音越来越近,马上要射到他。
  他亡魂大冒,也不知道射到屁股上,会不会和慕天虹一样。
  不疼,不疼,不会很疼。他嘴里叫着菩提老祖保佑。
  那箭却迟迟不射过来,好好奇的从垮下往出看。龙秋月拿着小剑正站在他身后,地上有一堆断箭。
  有龙秋月挡着他不害怕了,站起来把后背挺直,“嗯,这样对你的相公,还像点样。”
  又一大簇箭射过来,龙秋月手忙脚乱不让箭伤到韩凝,哪有工夫和他贫嘴,连揍他的工夫都没有
  她大叫道:“还傻愣着,还不快跑。”
  “对,跑!”
  韩凝听到后面几十只箭连成片,再不跑就和慕天虹一样成豪猪了。
  龙秋月在后面挡箭,韩凝和禄小小在前面跑。
  跑了一段,箭声停了,韩凝听到后面几十人的脚步声,按划破空气的声音判断,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