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二谭 > 陆·石心

陆·石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楔子
   
  午夜时分,天津日租界。
   
  莲玄看着地上那具尸首,新剃的光头里“轰”的一响,知道自己是中了计了。
   
  他本是来捉妖的,并且确定这户人家里真藏了一只妖精,然而此刻迎战他的,却是个陌生面目的死人。快步走去蹲下来,他正要查看那尸首的死因,哪知隔着一道院墙,忽有个尖锐的高声响了起来:“来人呐!有贼呀!”
   
  这是个大户人家,最不缺的就是人。莲玄常年领教凡人的愚蠢,所以此刻想都不想,一大步跃上窗台,撞开窗子就往外跳。出了屋子继续狂奔,他穿过一片花木,爬上了宅院后墙。
   
  那墙高极了,可后方的人声已经越来越近,容不得他再看形势。没头没脑地往下一跳,他从天而降,降在了一队高丽巡捕面前。为首的巡捕提着一盏雪亮的马灯,此刻被他吓了一跳,慌忙高举马灯照他的脸,又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喝问道:“什么人?”
   
  莲玄扭头便跑,瞬间逃了个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院墙后方爆发出了大规模的惊叫:“杀人啦!”
   
  一莲玄到
   
  金性坚坐在窗前,看窗外那鹅毛样的风雪。他这房子里是安装了暖气片的,天气再冷,也冷不到他的身上去。
   
  尽管其实他并不怕冷。
   
  小皮站在房门口,探头缩脑地窥视他,想给他送一杯热茶进去,又怕惊扰了他想心事。小皮知道,他是个怪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怪,相处久了,竟会被他身上的种种异常吓到。
   
  因此,小皮不肯对他好奇,纵是偶尔心里好奇了,也要用理智管着自己,行动上不好奇。
   
  小皮本不是这繁华地方的人,他的家乡在西北远方,因为当年闹了大旱灾,他才一路逃难逃去了江南。江南富庶,风调雨顺,可是也没有粮食白白地给他吃,他想去做工糊口,然而人饿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又哪有力量可以出卖?
   
  他没了法子,只得躺在街边等死,蒙眬间见了个西装革履的人物走过,他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子邪劲,居然爬起来一把抓住了人家的裤脚:“先生,行行好,救救命吧。”
   
  这位先生,就是金性坚。
   
  金性坚非常冷淡地低头看了他几秒钟,然后迈步继续向前走,小皮迷迷糊糊地收紧手指,抓着他的裤脚坚决不放,任凭金性坚的那条腿把自己拖向前方。而金性坚如此拖泥带水地挪了几步之后,停了下来,又非常冷淡地说了一句:“讨厌。”
   
  小皮也知道自己讨厌,可是实在是不想死,实在是很想活,人到了这个地步,就顾不得要脸了。谁爱讨厌自己,就随他讨厌吧!
   
  金性坚在上海的排场很大,不差小皮这一张嘴吃饭,于是他发了一点冷淡的善心,把骷髅似的小皮带了回去。小皮认了他做救命恩人,滴水之恩尚且要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更是永生难偿。所以不管金性坚怎么古怪,小皮都只装不见不知——小皮想好了,就算金性坚是个鬼,自己也认了。
   
  此刻他瞄着金性坚,正想找机会开口问他要不要茶,哪知话在舌尖尚未说出,大门的电铃忽然响了。他连忙转身轻轻地跑出去,顶着大雪走进了院子里。隔着黑漆雕花的铁栅栏大门,他看清了来客,登时一怔:“哟,大师?”
   
  门外站着个人高马大的光头男人,被雪盖得须眉洁白,像个雪人,正是莲玄。莲玄见了小皮,开口便道:“快开门,让我进去!”
   
  小皮有点为难:“可是我们先生……可能不是特别的乐意见您……”
   
  话音落下,他眼前一花,就见莲玄飞檐走壁地爬上铁栅栏门,竟是公然地翻进了院子里。抬手一拍小皮的肩膀,他冻得舌头都硬了,含糊地说道:“不要怕,他只是嘴硬而已!”
   
  说完这话,他也不等小皮回答,迈开长腿就蹿进楼里去了。
   
  金性坚万万没想到来客会是莲玄,以至于扭头瞪着对方,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小皮跟着跑进来呆站了半分多钟,张口结舌的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唯有莲玄一人是坦然的。金性坚身边的小圆桌上放着大半杯温了的茶,他走过去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扭头“呸”的一声啐出一片茶叶。
   
  金性坚见了他这副做派,终于发出了声音:“谁许你进来的?滚出去!”
   
  莲玄拉过一把椅子,隔着小圆桌和他相对而坐,态度倒是颇诚恳:“我今天的确是来得冒昧了,还请原谅。”
   
  “不原谅,滚出去!”
   
  “这一次的情形,还真是有些棘手。你对我素来有些不满,我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此事非同寻常,我想你若是知道了详情,必定是要对我伸出援手的。”
   
  “不伸,滚!”
   
  “这件事情,说来倒也简单,全怪我粗心大意,着了那……那东西的道儿,结果闹到了如今这种不堪收拾的地步。正好我来了你这里,也可以听听你有没有对策。”
   
  “没有,出去!”
   
  “事情是这么回事儿——”莲玄正要长篇大论,忽然意识到了小皮还站在门口,就回头吩咐道:“劳驾,再添壶热茶来。不要咖啡,你主人的洋玩意儿,我喝不惯。”
   
  小皮答应一声,逃似的跑了。
   
  莲玄的话,金性坚是一句也不想听。新购置的这张沙发椅坐着实在是舒服,让他不舍得起立,否则他简直想动武,把莲玄直接推出去。而莲玄也不管他爱听不爱听,自顾自的只是说,于是金性坚怒气勃勃的,竟也把他这来意弄懂了八九分——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他降妖除魔降出了岔子,妖精没抓到,反倒中了妖精的计,莫名其妙地成了个杀人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市警察厅里了,通缉令也发下来了,而他偏又“仪表不俗”,想易容逃逸都不能够,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跑来了金公馆寻求庇护。毕竟那警察和巡捕再怎么追踪线索,也绝想不到他会藏进英租界内的画雪斋。
   
  “我总有法子洗清冤屈。”他告诉金性坚,“也不必你费心,你只要给我收拾出个睡觉的地方,让我这些天有个安身之处就好了。”
   
  金性坚跷起二郎腿,往沙发椅里一靠,斜着眼睛瞪他。莲玄等待片刻,见他不说话,只是瞪,便忍不住问道:“这么多天不见,你这是……面瘫了?”
   
  金性坚听到此处,终于变换表情,咬牙切齿地挤出了声音:“你家里也是正经人家,怎么传到这一辈,养出了你么个糊涂东西?”
   
  “嗨!咱们有话说话,你别扯我的祖宗!再说我怎么了?我一身正气降妖除魔,我还错了不成?”
   
  金性坚向后一靠,闭了眼睛:“我懒得理你,出去。”
   
  “出去可以,但是我不走。”
   
  金性坚本是坐着看雪,看得心思很沉静,如今听了莲玄一番话,心里烦得简直像要着火一般,话也不耐烦说了,只用力一跺脚。皮鞋底子撞上木头地板,撞出了沉闷的一声响。
   
  莲玄见状,晃着大个子站起来,满不在乎地走出门去了。
   
  二西子湖畔、当年风华
   
  金性坚这些天闭门谢客,推病不肯见人,为的就是要个清静。哪知清静日子还没过几天,天上掉下个莲玄来。
   
  照理来讲,那莲玄并不是个小孩子,平素也不是那爱嚼舌头的人,又是背了人命官司来的,无论如何不会有高谈阔论的兴致。哪知出乎了金性坚与小皮的意料,这莲玄竟不知愁,没事就往金性坚跟前凑。金性坚现在看谁都烦,对着他,更是烦上加烦:“你若要住,就住,若不想住,就走。天天这么缠着我算什么?”
   
  他这样急赤白脸,莲玄却是平和而严肃:“你老实的告诉我,我不就不缠你了?”
   
  “无可奉告!”
   
  “你瞒我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怕我抢那些印章不成?我又不是妖精,抢了那东西又有什么用?我是怕你力量有限,找不齐全。”
   
  金性坚听了这话,却是淡淡地笑了一下:“齐全不齐全,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
   
  金性坚难得微笑,偶尔有了笑容,也是一露即收:“我所说的也是实话,这的确和你没什么关系。”
   
  “你忘了你我本是朋友了吗?”
   
  金性坚抬眼看着他,神情清淡如水,一点涟漪都不见:“我不记得了,你还记得?”
   
  莲玄一听这话,一张脸也沉了下来,本来就是刀刻一般的深邃五官,如今越发冷峻成了苍白雕像。
   
  “我自然记得。”他答,“我这样的人,本应孤独一生,难得有了个朋友,到死也要记得呢。”
   
  金性坚摇了摇头:“何至于此?”
   
  莲玄看着他,一字一句地答:“你没心肠,不懂情谊。”
   
  金性坚不以为然地又是冷笑着一摇头,可随即却又说道:“是在杭州吧?”
   
  莲玄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在杭州。”
   
  他们第一次见面,确实是在杭州。
   
  莲玄对金性坚,是百闻不如一见。
   
  在见之前,他对金性坚已是百闻,时常对他谈起金性坚的人,乃是他的叔叔——他那家族也曾枝繁叶茂过,若是倒退三百年,庶民见了他的祖宗,是要噤声闭气退避三舍的。
   
  他的老祖宗,曾被明朝的皇帝封为真人,其后几代有子弟出家做了僧人,也都被封了国师,是皇家的和尚。降妖除魔本是他家传的本领,后来改朝换代了,他那家族虽然不似先前那样煊赫,但也在暗地里保存了实力,不是平凡的人家。直到近一百年来,许是气数尽了,人丁凋零,才渐渐地销声匿迹、没了影踪。
   
  莲玄自从记事起,就只有这么一个叔叔。叔叔在一家大庙里当和尚,于是他也跟着剃了光头当小和尚。而他家那祖传的本领,也都由他叔叔传授给了他。及至他长到了二十多岁,在庙里住得不耐烦了,便干脆地把僧衣一脱,换上便衣下了山。
   
  他总听他叔叔说这人间有个姓金名性坚的人,举止不俗,有点意思,于是下山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去寻觅这位金先生。那时的金性坚还没有什么大名气,但横竖他是无所事事的人,所以费了一番周章之后,竟是真在杭州把这人找到了。
   
  那时候的金性坚,可没有现在这么摩登。摩登是从他去了上海之后才学来的,在杭州的时候,他穿一件竹青长衫,潇潇然地站在西湖岸边,岸边烟雨朦胧的,他如同一竿翠竹成了精,配着那缥缈的湖景,简直就是诗情画意。莲玄本不是什么高雅的名士,可也被竹子精似的金性坚震了住,开口搭第一句话时,也是陪着小心出的声:“请问,您是金性坚先生吗?”
   
  金性坚扭过头,微微地昂着脸看他,一是因为他确实是高,二是傲慢成了习惯,不由自主地要睥睨他:“你是……”
   
  他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是之后找对了人,连忙自报家门。金性坚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等他把自己的来历说完全了,才点了点头:“令叔如今还好?”
   
  他答道:“还好,身体没什么毛病。”
   
  金性坚又问:“你来找我,又是所为何事呢?”
   
  他挠着光头想了想,想了半晌之后,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也不为何事,就是想来看看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此言一出,金性坚面向前方的浩渺烟波,似笑非笑的一抿嘴:“如今看见了,感觉如何?”
   
  莲玄又是好一番思索,想要找两句好听的话夸夸人家,可是平日里专和自家叔叔学些不得示人的本领,腹中缺少正经墨水,一时间竟是想不出合适的言辞来。天空飘起了细雨丝,吹得人周身潮漉漉,他怕金性坚会被这小风小雨吹跑,心中一急,没头没脑地喷出了一句话来:“我感觉你这人真是不得了,湖边这么多人,顶数你瞧着最有人样。”
   
  金性坚斜眼看他:“你这话,是在赞我?”
   
  莲玄一拍巴掌:“要不说你聪明呢,一听就听出来了!”
   
  若干年后莲玄回想起这一天,就觉得这个时候的金性坚真是好,皮囊好,心灵也好。自己说了那样牛头不对马嘴的昏话,他也一点都不恼,不但不恼,还请他去那上等的酒楼里吃了顿晚饭。听闻莲玄初到杭州,没有地方落脚,金性坚又介绍他去某某旅馆开一间房安身,房钱记在他金某人的账上,莲玄单是去住便是了。
   
  于是,莲玄就这么留在了杭州。
   
  此刻回想起那时的杭州岁月,莲玄几乎要痛心疾首:“你那个时候,何等潇洒肆意,哪像如今这般,死气活样的。”
   
  金性坚听了他这评语,不为所动:“我一直如此,你记错了。”
   
  “你哪里是一直如此!你就是被那妖姬迷惑,自甘堕落!”
   
  金性坚看了他一眼:“你若再敢这样出言不逊,就请走吧!”
   
  莲玄又重又急地叹了口粗气,似有千言万语,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他还记得当年西湖畔那个如画一般的青衣人物,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变了性情。
   
  就因为他忽然得到了一位故友的消息,那故友不是旁人,正是夜明。在莲玄眼中,那夜明就是个纯粹的妖女,金性坚竟会为了个妖女神魂颠倒,除了说他是为美色所迷之外,再无其他合适的解释了。
   
  莲玄是个情窦不开的人,完全不懂夜明的好处,虽然也承认她美,可也没觉得她美到惊天地泣鬼神。金性坚那样一个水晶琉璃般的剔透之人,原本是何等的傲然恣情、自由不羁,可自从心上有了夜明之后,变得魔怔了一般,心心念念的只想要去找她。好好的一块水晶琉璃,眼看着就变成了石头。
   
  莲玄看在眼里,真是气死了,冲到金性坚面前大嚷:“你这是在干什么?还是说你本性难移,非得回那个妖精堆里才舒服?”
   
  金性坚听了他这句话,勃然大怒,几乎和他动了手。莲玄看到他要对自己动手,也是一阵伤悲——金性坚原本对他是多么的友爱啊!
   
  长久的沉默过后,莲玄觉着自己的怒气平息些了,这才粗着喉咙,唤了金性坚一声:“哎!”
   
  金性坚抬头看他:“嗯?”
   
  莲玄说道:“我们第一次为了夜明吵架,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我那时候只当你是一时糊涂,反正连殉情的人都有呢,你为了女人发痴,也算不得太稀奇。可你发痴也该有个度,哪有一痴便是十几年的?你看看我,那时候我还是个愣头小子,如今我人过中年、都快老了!纵是对你来讲时间不值钱,可你是不是也该适可而止、不要这样没完没了的任性?”
   
  金性坚皱起了眉头:“我比你年长得多,不许你这样对我说话!”
   
  说完这话,他站起要要走,临走之前,他又补了一句:“你当你现在就不是愣头小子了?”
   
  然后他走了个头也不回。莲玄扭头追望着他的背影,几乎怀疑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油盐不进,故意的不知好歹。否则自己把话都说得这样明白了,他怎么能还是不懂?怎么能还是不服?
   
  三不速之客
   
  金性坚承认那莲玄对自己有着一片好心,但是不知为何,毫不感动。
   
  也不是因为他对莲玄存了多么大的芥蒂,以至于要怀恨在心——莲玄是挺讨他的厌,可还没有讨厌到让他去恨。他对莲玄是纯粹的冷漠,对方只不过是他百代生涯中的一位小小过客,如果不是莲玄跑到他面前来赖着不走,他永远不会有闲情多看对方一眼。
   
  莲玄闯了大祸,要来避难,他大发慈悲,就让他避。慈悲发了十天整,他发不下去了。这一夜的午夜时分,他摸黑走去地下室,把莲玄堵了个正着。
   
  莲玄也是摸着黑的,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所在乱翻乱找。金性坚无声无息地站在地下室门口,站了片刻之后,忽然伸手进去,一拍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地下室内立时有了光明,光着膀子的莲玄无处可遁,露了原形。那灯光本是暗的,莲玄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白布裤衩,筋肉虬结的肢体袒露出来,苍白肌肤被那灯光照得泛蓝,像个非常健美的阴司使者。
   
  转身面对了金性坚,他有些尴尬:“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做贼。我只是想摸摸你的底——那印章,你到底找到几枚了?”
   
  “摸我的底?”金性坚将身上的丝绸睡袍拢了一拢,居高临下地垂眼看他,“摸够了吗?”
   
  莲玄踏着门下阶梯,向上走了几步:“你就不能实话实说、别再跟我闹别扭了吗?我又不是要害你!”
   
  金性坚端然站着,像一尊雕像:“莲玄,你始终是不了解我。”
   
  “我了解你什么?你亲疏不分好歹不知,你让我怎么了解你?我看你就是个石头脑袋!不止脑袋,你那心也是石头做的,不开窍,不通情!”
   
  金性坚却是笑了一下:“你到我这里住了十天,说了千万句废话,唯独方才这一句,稍微有一点对。不过我实在是容忍不了你夜夜在我家中探险了,明天我想办法,送你离开天津卫,再奉送你一笔盘缠,够你花个三年五载。三五年内,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莲玄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然而响起来的却是小皮的惊叫声。
   
  小皮有个青涩的嗓子,虽然论年纪已经是个大人,但一喊叫就要走腔变调,像个正变声的男孩嗓子。他那一声惊叫的刺耳程度,真可赛过驴鸣,立刻就把莲玄那未出口的话语打断了。
   
  午夜正是金性坚刚刚入睡的时候,小皮训练有素,绝不会无故的在这时候出声。金性坚不再管莲玄,转身就要往外走,可刚走出一步,就听见小皮嗷嗷地喊叫:“巡捕怎么样?巡捕也没有大半夜闯到人家里拿贼的!再说我们公馆是什么地方?你们不知道我们先生是什么人吗……”
   
  小皮的叫声越来越近,可见他凭着一己之力,根本抵御不住来人。陌生的声音响起来,带着蛮横的狂喜:“好哇!你们不但窝藏通缉犯,还敢公然顽抗!来啊,给我搜查!今天非把你们全抓进捕房里去不可!”
   
  小皮吱哇乱叫,显见是已经落进了巡捕的手中。金性坚向前快走了几步,随即却是猛然转身,走向了走廊尽头的玻璃窗户。
   
  走廊很长,巡捕们还在寻找楼内的电灯开关,而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黑暗中,他扭开窗闩向外一推,抬腿就跨过窗台跳了出去。
   
  外头是寒冬深夜,风卷着雪,“呼”地吹起了他的睡袍下摆。他在落地之后一边疾行,一边把腰间的衣带紧了紧。前方乃是一堵矮墙,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莲玄光溜溜地紧随着自己,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不管他,径自飞身越过矮墙,进入了叶青春的地界。
   
  叶青春虽然打着艺术家的招牌,其实干的是经商事业,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此刻正是他酣睡的时刻。金性坚大踏步地走到了服装店前,伸手一掌推上了房门。
   
  门内“咯噔”一响,是锁头自动地崩了开落了地。他收回手,两扇大门自动地分了开。他寒气凛凛地一闪身进了去,看也不看,直接找楼梯上二楼,进了叶青春的卧室。
   
  叶青春缩在温暖的鸭绒被窝里,正做着一个美梦,然而梦中一盆冷水忽然兜头泼来,他躲闪不及,被泼了个头脸冰凉,立刻就惊得睁了眼睛。借着窗外路灯的光芒,他蒙眬发现自己眼前有一张人脸,吓得当场就要叫。
   
  于是金性坚收回了贴在他脸上的冷手,转而用手指摁住了他的嘴唇:“嘘!是我。”
   
  叶青春怔怔地看着他,慢慢地清醒透了:“呀,金先生?”
   
  随即他眼珠一转,看到了金先生身后站着的大个子裸男,吓得一口气倒抽上去,险些又要叫。硬生生地把目光移回到金性坚脸上,他带着哭腔小声问道:“你知道……你身后还有个人吗?”
   
  金性坚没心思回答这种无聊问题,只说:“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暂时不能回家。你有没有衣服,给我和他各找一身。”
   
  叶青春缓缓地长出了一口气:“原来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他是个鬼呢。”
   
  叶青春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衣服。
   
  他和金性坚没有什么同甘共苦的交情,然而很奇异的,金性坚很信任他。一边穿戴,他一边说道:“我不久留,穿好了就走。”
   
  莲玄一边系纽扣,一边说道:“你走什么?那帮巡捕是冲着我来的,我偷偷溜了便是。”
   
  金性坚从鼻子里哼出了一股冷气:“若真是如此,我又何必走?”
   
  莲玄停了动作:“你的意思是……”
   
  金性坚答道:“你到了我家之后,再也没露过面,小皮也是可靠的,没有走漏消息的道理。巡捕如果早知道你到了我家里,就该早来,不必等这十天;既然等了十天才来,进门之后又直接给我安上了窝藏罪犯、公然顽抗的罪名,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么?”
   
  叶青春很紧张地听着,这时就轻轻地一拍巴掌:“哎呀,要是这么讲的话,里头就有玄机了。”
   
  莲玄有些茫然:“难道,那些人其实是冲着你来的?”
   
  金性坚的动作顿了一下,紧接着把穿了一半的西装又脱了下来:“劳驾,给我另找一身衣服,我现在穿这个不合适了。”
   
  叶青春心惊胆战地跑去楼下,找来了两身棉袄棉裤。
   
  这棉袄棉裤本是他给伙计们预备的,可因伙计们天生的资质有限,一穿上这大棉袄二棉裤,就立刻和摩登二字绝了缘,连带着让克里斯汀服装店也土气了起来,所以这棉袄棉裤没有人穿,就白放在了那里。
   
  金性坚把棉袄棉裤穿了上,抬手又把短发抓乱。叶青春拿着他脱下来的睡袍,立在一旁,像个忧心忡忡的妻子:“您这是要乔装逃走吗?”
   
  金性坚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身体在鼓囊囊的棉衣中挺拔着,凌乱短发垂在额前,让他瞧着年少了好几岁。
   
  “我还需要一双鞋。”他对着叶青春说。
   
  半个小时之后,这卧室内又只剩了叶青春一个人。他是睡不着觉了,竖着耳朵倾听邻家的动静——风雪声中,真有隐隐约约的呼喝之声,定是那帮巡捕还没有走。
   
  巡捕没走,金性坚和莲玄却是走了。他们一路走去了日租界,进了一家乌烟瘴气的旅馆里。
   
  四罪名
   
  莲玄是在日租界栽的跟头,本来对这地方是避之唯恐不及,哪知金性坚竟然又把自己领了回来。金性坚从叶青春那里借了几张钞票,如今就在一家乱糟糟的旅馆里开了房间。莲玄有些不安,用一顶毡帽遮挡了自己的光头,并且生平第一次恨自己那头发的生长速度不够快,不能立刻变成一寸来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