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二谭 > 拾壹·危途

拾壹·危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楔子
   
  她看着他,觉得他像是要变成一具石人了。
   
  她看着他,忽然想起了许久许久之前的许多小事,细细碎碎的,说起来全都不值一提,而且也都算不得是什么好事,无非就是她是怎样地逃,他又是怎样地追。拒绝的话说了一万遍了,甚至也翻了脸来骂过他打过他,为什么一定就不喜欢他呢?也说不清楚,似乎总觉得他只能是个弟弟,无论他换了个什么新身份,她都会觉得古怪。
   
  可是啊,她当然也知道他的心思。
   
  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和她的润泽温暖的皮肤相比,他的皮肤显得凉而干燥,他转动眼珠去看她,眼神里有恐慌,也有迷恋。
   
  “我有一点害怕。”他忽然开了口,声音轻轻的,语气也天真,像个小孩子。
   
  她拍了拍他的手背,到了这个时候,依然不肯给他好脸色:“胆小鬼!这个时候知道怕了?活该!谁让你长了个糊里糊涂的石头脑袋呢!”
   
  他不在意,望着她又问:“你说,我会死吗?”
   
  她放开了他的手,不耐烦了:“不知道!男子汉大丈夫,少这么满口死啊活的,我们懒怠听!”
   
  他笑了一下,因为看见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是有泪花。
   
  一无路
   
  夜明盯着面前这五枚印章,越是看,越觉得这五枚印章像五块小小的骨头——金性坚的骨头。
   
  金性坚这个人,平时在她眼中,简直就是个人神共愤的货色,如今日夜坐在房内,不露面,也不出声,让她不得不主动地、亲自地走过去看他。他的皮肤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她每次看到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眼前就会浮现出这五枚印章,这五块小小的骨头。
   
  她看着他,宛如看着白骨、看着宿命、看着死亡,偏偏他忽然转了性情,竟然变得爱笑起来。对着她微微一翘嘴角,他轻声唤她:“夜明。”
   
  她现在受不了他的笑,他一笑,她就要哭。一转身推门走出去,她气冲冲似的嚷道:“别叫我!”
   
  她走了出去,迎面遇到了莲玄。莲玄现在不再拿她当个妖精来提防了,见她是从金性坚屋子里走出来的,他便低声问道:“怎么样?还是那么半死不活的?”
   
  夜明把脾气收了收,小声说道:“我们到了这个时候……都是这样的。”
   
  “给他吃点好的呢?”
   
  夜明摇了摇头:“没用,他又不是营养不良。”
   
  说完这话,她抬头对着莲玄又道:“这回真的是没办法了,你看他的样子,时间显然是已经不多,可是世界这么大,我们一点目标都没有,又到哪里去寻找余下的三枚印章呢?这不就和大海捞针是一样的吗?”
   
  莲玄抬手摸了摸大脑袋:“我也觉得这印章是无处可找的,能找到这么五枚,已经算是他有运气了。”
   
  他这话等同于废话,于是夜明也就不再同他多讲,转身默默地回房去了。莲玄独自站在院子里,不想回房,也不想去见金性坚。他与金性坚相识了十年有余,十年里聚少离多,又总是志不同道不合,简直没有和睦的时候。他说不清金性坚对自己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但他也同样受不了金性坚此时的微笑——那笑容让他觉得悽惶和绝望,他宁愿金性坚对自己横眉冷对。金性坚冷一点傲一点,嚣张一点可恨一点,反倒是更能让他安心。
   
  无所事事地又虚度了一天一夜,这个中午,莲玄就听金性坚房内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有。轻轻推门走了进去,他停在床前,就见金性坚穿得整整齐齐的,阖目仰卧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
   
  “哎。”莲玄轻声地呼唤,“睡了?”
   
  金性坚没反应。
   
  于是他伸手又去触碰金性坚的面孔。面孔冰冷,鼻端也没有热气。
   
  莲玄猛地收回手,随即定睛细看,却又见他的胸膛缓缓起伏了一下,原来还有一丝气息。周身瞬间渗出一层黏腻的冷汗,他一屁股坐到了床旁的椅子上,就觉得脑中绷着一根弦,绷得太紧了,方才差一点就断了。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俯身用双手捧了脸,就觉得自己活了这小半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煎熬过——他受不了这个钝刀子割肉的疼法。
   
  崩溃了一般,他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面红耳赤,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哭得夜明闻声闯了进来,一头冲到了床前:“小石头!你怎么了?”
   
  金性坚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低声说道:“他以为我死了。”
   
  莲玄涕泪横流地抬起头,大声争辩道:“我当然知道你没死,我是——我是——”
   
  他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情绪,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夜明看了看金性坚,又看了看莲玄,忽然一跺脚:“莲玄,你真没出息!往后你可没脸再瞧不起我们妖精了!”
   
  莲玄抬手满脸抹着眼泪:“我怎么了?我就是哭一哭而已……”
   
  “哭能哭出办法来吗?”夜明叉腰站在床前,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从莲玄转到了金性坚,“印章那东西,找不到就找不到了!未必他缺损了一部分,就一定会弱到要死。人类丢了一条胳膊半条腿,不也是照样能活吗?与其坐在家里哭哭啼啼,我们不如快去找个妥当的地方安置他。再厉害的妖精到了这雷劫的时候,也都要找个地方躲一躲,我就没见过有谁是站在天底下等着雷劈的!记得我那时候,是在大山下找了一处很深的山洞。除非那天雷把山劈开了,否则山洞里总还算是安全的!”
   
  她忽然说出了这样一篇话,金性坚是扭过脸望向她了,莲玄也止住了泪水,正色加入了讨论:“那还不如到寺里去,寺里有神佛保佑着,更安全。”
   
  “什么神佛,我看不过是一些个泥胎罢了。”
   
  莲玄一皱眉毛:“妖孽少胡说,谁不知道寺庙是好地方?”
   
  “哪里好?无非也就是木头砖瓦造的屋子罢了。”
   
  “你这样诋毁寺庙,我看是你自己就属于妖邪一类,不敢进去吧?”
   
  夜明听了这话,丝毫不怒,反倒微微一笑:“哦,我是妖邪一类,他就不是了?他什么时候封的神?他要真是神,真是比我高明,现在又何必让我为了他劳心费力呢?”
   
  莲玄听到这里,张了张嘴,咽了口唾沫,又抬手摸了摸脑袋,最后答道:“那,你打算把他藏到哪个洞里去呢?”
   
  夜明想了一想,末了答道:“我想,我们回北方去找一找吧!这江南地带,大概没有那样的大山深洞。”
   
  莲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那我们收拾收拾,就准备出发吧!”
   
  夜明转向金性坚,弯腰说道:“小石头,你打起精神来,不要怕,过了这一关就好了,况且还有我们两个陪着你呢!”
   
  金性坚又是一笑。
   
  然后他抬起一只手,仿佛是要去摸夜明的长发,可是那只手刚抬到一半,手指忽然剥落了一片皮肤。夜明连忙把那一片皮肤捡了起来——说是皮肤,其实更类似于薄薄的石片。
   
  她变了脸色,当即和莲玄对视了一眼。莲玄立刻站起了身,说道:“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火车站看看火车票!”
   
  夜明也抢着往外走:“不等了,我收拾一下行李,咱们这就一起往火车站去!只要是往北走的火车,不管是哪一趟,我们挤上去就是!”
   
  莲玄万没想到,夜明作为一只妖精,居然很有一个主妇的手段和风范。转眼的工夫,她已经收拾出了一只小包袱。把一身的衣裳穿利落了,又把小包袱一挎,她对着莲玄说道:“火车上总是人挤人的,拿着皮箱那种有棱有角的大家伙,反倒不灵活,不如像我这样。”说完这话,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卷子钞票给了莲玄,“到了火车站,我管着小石头,你负责挤上去买火车票。我们分工协作,尽快上路!”
   
  莲玄到了这个时候,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儿。按照夜明的指挥,他带着金性坚出了屋子,三人在门外雇了三辆黄包车,一路直奔了那火车站去。莲玄见那卖票的地方人山人海,当即一马当先地挤了过去。等他汗流浃背地带着三张火车票走回来时,就见夜明的手中又多了个小包袱:“这个你自己拿着,是我方才买的一大包馒头和几根香肠,给你路上充饥。”
   
  莲玄这才想起来:夜明和金性坚是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自己却是肉体凡胎、扛不住饿。
   
  火车开动,一路向北,然而并没有跑出多远,就不得不停了。
   
  因为前方战火激烈,仿佛是某几位手握重兵的大帅正在此地混战,以至于交通断绝。夜明等人下了火车,商量一番,因为自知决不能够凭着两只脚走回去,所以思前想后的,只得改换路线,就近到上海去。
   
  到了上海,他们便可以走海路,坐船重新北上就是了。
   
  二旧友
   
  夜明和莲玄都没想到,海路上也不太平。
   
  他们一路辗转着赶到上海,已经是累得死去活来,再赶到十六铺码头登上客轮,又是上天入地地好一番奔波。末了三个人进了那船舱里,本以为这一回算是万事大吉,总可以从此地一路好睡到天津,哪知客轮在海上航行了没有多久,又停了。
   
  从甲板上望出去,四面八方都是茫茫的大海,让人心里发慌。船长正在等待消息,只要是航路允许商船民船通行,这艘客轮就一定要突出重围、离开这片是非之海。船上的旅客们人心惶惶,夜明生得面目可喜,是个容易和陌生人攀谈上的,这天傍晚便出去打探了一圈消息,末了紧锁着眉头回了来,告诉莲玄道:“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办呢?说是道路都被海军封锁了,不单是陆地上在打仗,这海上也在打仗呢。”
   
  莲玄听了这话,扭头就去看小床上的金性坚。金性坚倒是躺得挺安稳,察觉到了莲玄的目光后,他转过脸,告诉这两个人:“我没事。”
   
  夜明作势要说话,然而末了却是把脸扭了开。还是莲玄说道:“你别逞强。我们两个说要救你,就一定救你到底。”
   
  金性坚微微地一点头:“我又不是那种道行浅薄的小妖精,遇了一点风浪就禁不住。我毕竟是——”
   
  夜明清了清喉咙:“别吹了。”
   
  金性坚当即闭了嘴,莲玄倒是有点不满意:“他要说话,你就让他说嘛!你这女人真是霸道,话都不许他讲了。”
   
  夜明瞪了他一眼:“我是怕他累。有力气干什么不好,要浪费在这些废话上!”
   
  莲玄觉得这女妖精分明是要欺负金性坚,正想打抱不平,然而未等他说出话来,脚下忽然猛地一响一震,他站立不稳,当即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金性坚也斜着从床上滚了下来,唯有夜明前仰后合地站住了。
   
  “遇上浪了?”莲玄问道,“这怎么——”
   
  话没说完,他身下的地板猛然倾斜起来,他这边的三个人是当场滚做一堆了,门外走廊里也响起了惊恐的哭叫声。莲玄趴在地板上,就听下方深处传来轧轧的断裂声响,忽然不知何处又发生了大爆炸,巨响震得整艘客轮一倾。而在凌乱嘈杂的哭叫声中,夜明依稀辨别出了几句尚算清楚的呼喊:“鱼雷!我们的船遭了鱼雷了!”
   
  慌忙扭头望向莲玄,她大声问道:“鱼雷是什么东西?”
   
  莲玄被她问愣了:“啊?雷?”
   
  还是金性坚挣扎着爬了起来:“是炸弹!这船怕是保不住了!”
   
  夜明自己倒是不怕水火的,大不了露出真身变成珠子,沉到了海底也不在乎。可金性坚这堆石头究竟怕什么,她可就说不准了。况且即便不提金性坚,这里还有莲玄一个大活人呢!这个活人要是沉进海里,那是必死无疑!
   
  她一时间没了主意,直到金性坚一手抓了她,一手抓了莲玄,拉扯着他们往外爬:“走!船上应该会有救生艇!”
   
  夜明糊里糊涂地跟着金性坚向外走,裹在人流中爬楼梯上了甲板,她轻轻地“啊”了一声,发现眼前事态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超了自己的想象——甲板已经倾斜出了陡峭的角度,除此之外,那大火熊熊地从船舷向上席卷,竟像是从海中烧上来的一般!
   
  救生艇倒的确是有的,然而一共只有三艘,其中一艘因为跳上了太多的旅客,已经翻了,另两艘中,一艘已经载了妇女儿童向远方驶去,另一艘不知是出了什么毛病,艇内全都是海水,眼看着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就在这时,真正的爆炸,从船舱内部开始了。
   
  夜明纵身一跃抱住了金性坚,金性坚则是死死拽住了莲玄的手。三人一体,被气浪抛向了半空中,又一同落进了海里。一股大浪把他们拍入水中,随即他们又浮了上来。莲玄紧紧抱着一块木板,身上驮着金性坚。金性坚的怀中光芒一闪,是夜明已经变成一颗珠子,滚进了他的领口里。
   
  一块木板载着这两个人,自作主张地乘风破浪,在火与水中往远去了。
   
  天明时分,莲玄觉着,自己这回是必死无疑了。
   
  金性坚这些天都在缓缓地变重,此刻趴在他的身上,竟如真变成了个石头人一般,压得他大半身体都沉入了水中。气喘吁吁地侧过脸,他突发奇想:“我说,你要是沉到海底去了,是不是也能躲过天雷?”
   
  金性坚答道:“若是沉入水中就能躲避天雷,那么水中岂不全是鱼精了?”
   
  莲玄听他声音恹恹的,显然是没有精神,便随口嘀咕道:“真要是能来条鱼精,倒也好了。看在你们都是妖精的面子上,兴许还能帮我一把。要不然,我们要么晒成人干,要么变成鱼食,怎么想都是没有好下场。”
   
  此言一出,有人发出了疑问:“咦?你不是那位金先生吗?”
   
  这一嗓子来历不明,可把莲玄和金性坚都吓了一跳。莲玄东张西望,并没有在身边看到能说话的活物,可就在此时,他忽觉身体落了实地,低头一瞧,他瞧见了一片露出了海面的黑脊背。
   
  然后,那声音在他们耳中又响起来了:“我是鲲哥,我们在天津见过面的,你忘了?”
   
  金性坚一翻身,从莲玄身上翻到了这片黑脊背上:“你是……那条大鱼?”
   
  那声音答道:“没错,就是我!”
   
  金性坚仰面朝天地摊开四肢,喃喃说道:“好极了,我记得你。”
   
  鲲哥,因为体积巨大,平时是不到浅海里来的,这一回他是吃小鱼小虾吃昏了头,才稍稍地靠近了海岸,结果正与那往远了飘的金性坚等人见了面。
   
  鲲哥难得和人类打交道,偶尔认识了个金性坚,记得便特别牢固。又因为金性坚曾经救过他的好朋友,所以他很是热情,驮着他们开始在海中来回地游。莲玄丢了那块木板,趴在鱼脊梁上呻吟:“我说大鱼啊,你这是要带我们往哪里去?”
   
  话音落下,他被金性坚横了一眼。不明就里地闭了嘴,他趴着不动了,而那鲲哥快速地来回游弋着,忽然转了方向,说道:“前方是不是有船了?”
   
  莲玄举目一望,果然是看见了一艘大船。
   
  客轮遭了鱼雷,乃是一桩极大的新闻,如何善后姑且不提,反正这岸边派出了巡逻队,长久地在海面上搜索着幸存者。莲玄站在鱼背上又叫又跳,船上的人自然看得分明,连忙就开船过来救人。鲲哥这时说道:“我不便暴露身份,你们自己游上一会儿吧,我要走了。”
   
  话音落下,莲玄就觉得身下一空,正是那大鱼下沉了去。连忙一手揪住金性坚,他手足并用,浮在水中等着船来,又问金性坚道:“你刚才横我一眼做什么?”
   
  金性坚低声答道:“你曾经打伤过这大鱼的好朋友,你忘了么?幸亏你现在长出了头发,变了样子,否则他若是认出你来,不把你吃掉才怪。”
   
  莲玄听了这话,莫名其妙:“他的朋友是谁啊?我近来揍过鱼吗?”
   
  金性坚“唉”了一声,不再理他。
   
  经了那搜救船的运输,莲玄和金性坚终于又回到了陆地。
   
  一登了岸,可就不再有人管他们了,这倒也正合了他们的意。岸上是个什么地方,他们不知道,只知道沿途荒凉,附近怕是不会有什么繁华的城镇。慌忙找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金性坚在怀里掏摸一番,把夜明找了出来。而夜明像个鬼似的,飘飘渺渺的不露真身,并且充当了侦察兵,一路在前头顺风飘着打前锋。
   
  到了下午时分,夜明终于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因为她从前头的一户人家里,偷出了一身女衣穿了上。
   
  “真糟糕。”她给自己编了一条大辫子,甩在后背上,“前头住着好多士兵,好像这附近还是战场。”
   
  然后,好像为了证明她所言非虚似的,一队士兵从四面的小山丘后冒了出来,把他们当做奸细抓走了。
   
  三山中故事
   
  莲玄没想到自己会遇到齐大帅。
   
  和上次见到的那个齐大帅相比,此刻这位齐大帅是明显的瘦了一圈,两撇德皇威廉式的翘胡子也耷拉了,脸上的横肉也是松松垮垮。夜明和金性坚对于齐大帅这位豪杰,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所以此刻站在齐大帅的军营里,他俩是个傻了眼的样子,只能听着莲玄和齐大帅说话。
   
  齐大帅说:“法师,你说得对,那姑娘真是个妖精。”
   
  莲玄“唉”了一声,算是表示同情。
   
  齐大帅沉默了片刻,脸上的皮肉越发耷拉得厉害。末了抬手用力搓了搓脸,他振作了精神,对着莲玄一笑:“法师,原来我总以为你们这套把戏,都是骗人的,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精有怪。真的,我这回算是长了见识了。”
   
  莲玄还是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往下接,只好又“唉”了一声。
   
  齐大帅继续说道:“可惜,阿弯死了。法师,你说,世上还有没有像阿弯这样的妖精了?”
   
  莲玄吃了一惊,但是脸上不变颜色:“我想,是有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