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零六章 兄弟

第八百零六章 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途骑马这种经历对三皇子来说,最初很新鲜,但时间一长,哪怕双股都加了特殊的衬垫,可他依旧觉得某些部位被磨得火辣辣疼痛。而且,相比那些骑术精湛的人,他还必须集中精神控制自己的坐骑,否则哪怕阿六在旁边能够及时解围,他却也会提早被拆穿。
  
  所以,年少的太子殿下咬紧牙关苦苦忍耐,哪怕中间没有任何休息,他却也愣是一声不吭。即便如此,一旁的阿六依旧始终戒备十足,随时打算出手帮忙,可直到最终来到了那个小小的白家村,他却一直都没找到机会,三皇子愣是一路忍了下来。
  
  也就是一跃下马的时候,他发现勒马停下的三皇子有些动作艰难,当即二话不说上前去帮了一把。当他伸手轻轻巧巧把人扶到地上时,看到人死死咬着牙,走了两步却一瘸一拐,他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别逞强,回程坐马车吧。”
  
  三皇子本想拒绝,可随之就瞪大了眼睛,本能地低声问道:“哪来的马车?”
  
  看到几个赵国公府的家丁或意外或好奇地朝这边看了过来,阿六没有答话,而是伸手抚慰似的轻轻拍了拍三皇子的肩膀。而看到他这等亲昵的举动,别人想当然地认为,阿六和这宫中出来的小内侍认得又或者有交情,很快就收回了观察的目光。
  
  而发现别人不再关注自己,三皇子自然而然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敢再问。等到阿六熟稔地分派了众人在村外各处防戍,带着自己进了村子,当完全脱离了那些人的视线之后,跟在后头的他就忍不住开口问道:“六哥,你就不担心我私自出宫,连累了老师吗?”
  
  阿六脚下稍稍一停,随即就头也不回地说:“大小姐告诉我之后,我紧急去公学,给少爷捎了个信。”虽然就写了三个字,但少爷应该……看得懂吧?
  
  听到阿六通知了张寿,三皇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舒了一口气,却是自言自语道:“虽然我怕父皇怪罪老师,又怕老师拦着我,所以事先没有和他通气,但他要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回头说不定还是要被父皇苛责……六哥,谢谢你今天能送我过来。”
  
  “你应该谢大小姐。”阿六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一句,听到背后的太子殿下顿时哑巴了,他就淡淡地补充道,“要不是大小姐直到今天才告诉我,又一再诚恳拜托,我不会答应的。”
  
  三皇子想想阿六的立场,知道这番话都是肺腑之言,而不是为了迎合自己。但越是因为如此,他的心情就越发平和,自从册立太子之后常居深宫的那种憋闷,全都被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所取代。因而,当他隔着老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他竟忍不住叫出了声:“四弟!”
  
  棉衣棉裤棉鞋外加一顶厚毡帽,双手还使劲揣在袖子里,而且衣衫鞋袜全都有些不合身的肥大,这就是此时此刻四皇子的形象。被冻得缩手缩脚的他在乍然听到这一声呼唤的时候,甚至忍不住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否则他的三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又不是闲得没事干的江都王,三哥身为太子,很忙的,每天那么多课要上!
  
  四皇子在心里对自己嘿然一笑,觉得自己是在外头呆了这么多天,又苦又累,所以把随便什么人的声音都当成了自家三哥。然而,他不管不顾地往前头走了两步,突然再次听到了一声四弟。这一次,他忍不住有些茫然地抬头四顾,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个快步跑来的身影。
  
  然而,直到人一把将自己抱住,僵硬的他依旧觉得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他很想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可话到嘴边却仿佛被堵住了似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直到那抱着他的双手逐渐松开,他终于看清楚面前那张喜出望外的脸,这才总算反应了过来。
  
  可他的反应却是慌慌张张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举手揉了揉眼睛,瞪着对方使劲看了好几眼,最后这才结结巴巴地问道:“三……三哥?你……你怎……怎么来了?”
  
  面对舌头都快打结了的四皇子,三皇子不由有些迷惑。他再次上前了两步,却是答非所问道:“我到这里来,你很不高兴么?”
  
  “不不不!”四皇子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随即又求救似的东张西望。然而,他本以为会出现在这里的张寿,会跟着一块来的父皇却都不见踪影,甚至连这冬日里在村中最最常见的村民以及那些孩子,此时也一个都看不见。
  
  他不由得使劲吞了一口唾沫,这才上前一把抓住三皇子,随即撒腿就跑。可是,带着人跑到了一处屋子后头,见真的不见一个人,他就立刻紧张兮兮地问道:“三哥你怎么来的?怎么就你一个?老师呢?父皇呢?跟着的人呢?你带了多少人出来……”
  
  见四皇子连珠炮似的问题不断,三皇子登时哭笑不得,最后不得不打断了自己的弟弟,一字一句地说:“父皇没来,老师也没来。”
  
  四皇子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那竟不是如释重负,而是慌了神,好在三皇子接下来的话,算是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但我带了不少护卫,六哥也送了我来。”
  
  可这安定感只维持了一瞬,下一刻当三皇子道出了后续之后,他就差点没惊得蹦了起来。
  
  “但我是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摸摸溜出来的,陆师兄留在慈庆宫给我打掩护,父皇根本不知道,老师大概也不怎么明白原委,因为他只是得到了六哥捎的信而已。祖母和莹莹姐姐一块帮我溜出来的。”
  
  三皇子仿佛没有看到自家四弟那张大到仿佛能吞下一颗鸡蛋似的大嘴,神色从容中又带着几分苦涩:“父皇和祖母大吵一架,这些天我都没有住在昭仁殿,而是住在祖母的清宁宫。”
  
  就连对张寿都没有吐露的那一晚争执详情,三皇子却对自家四弟娓娓道来。果然,四皇子简直是听傻了,尤其是得知皇帝甚至威胁封宫时,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甚至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最后又使劲吞了一口唾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